高端人才风采展示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高端人才

赴美国杜克大学访学总结——王红漫

来源:本站   编辑日期:2017-05-22   点击次数:

    2015年11月2日-2016年11月1日,经市卫生计生委联系,外派到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作为访问学者学习一年。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创建于1838年,坐落于美国北卡罗莱那州达勒姆(Durham),是一所享誉世界,风景优美的私立研究型大学。2013~2014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将杜克大学列为全美第七,在美国南部居于首位。杜克大学被公认为是当今世界最顶尖的高等教育机构之一,其商学院,法学院和医学院都享有盛誉。我工作的主要部门是杜克分子生理学院(Duke Molecular Physiological Institute,DMPI),是杜克大学医学中心下属的一个研究机构,优良先进的实验室为人类的慢性病建立综合的多组分的生理图谱,并用于疾病的诊断,治疗和发病机制的研究。学院研究包括基础研究,代谢疾病研究,基因和胚胎学研究,计算生物学,临床转换医学研究。所在的实验室由David D'Alessio教授主持,他是杜克大学医院内分泌代谢及营养学部门的主任,DMPI的副主任,美国内分泌协会,美国糖尿病协会(ADA)成员,美国医学研究联盟的常务理事。主要从事肠道激素,胰岛素调节通路和神经传导的基础和临床研究。我的负责导师为Jenny Tong,是杜克大学医院内分泌代谢及营养学部门的副教授,是美国临床糖尿病及肥胖研究学组(Clinical and Integrative Diabetes and Obesity (CIDO) study section)常务委员 (2015-2019)。现在主要从事促进食欲的肠道激素在人类葡萄糖和能量中的作用。特别是组织特异性Ghrelin(一种肠道激素)信号通路在葡萄糖,胰岛细胞中的复杂调控。我一年的工作定位:学习基本的相关实验室技能;学习科研设计的相关知识,特别是临床科研设计,寻找下一步的研究方向;跟随导师进入内分泌临床工作,了解美国内分泌专业的诊治现状,学科发展,运作模式;深入了解美国糖尿病教育的情况;寻求可能的合作机会;提高英语交流能力,开眼界,阔思路,提升个人素质。
    具体工作总结:
    1.文献阅读:根据自己的兴趣点和导师的建议,阅读了大量的英文的文献,也包括少量的中文文献。集中在个性化医疗,肠道激素,东西方糖尿病的差异,糖尿病教育,虚拟技术在医学的运用,肥胖亚型。在阅读文献最初,经历了艰苦的过程,阅读速度慢,专业英语词汇量不够。但咬牙坚持,查字典,不断记忆,3个月后英文的阅读能力明显提高,通过这样一个过程,对于相关专题的基础知识和动态有了很大的提升,对于获取科研思路十分有帮助。对以后科研有帮助的资源:著名研究肠道激素的Daniel J. Drucker教授的实验室网站www.glucagon.com,美国糖尿病协会(ADA)年会的演讲视频网站http://professional.diabetes.org/landing/webcast,可以获取每年在年会上的所有讲座,可以通过关键词搜索,这样可以比较全面的了解相关专题的动态情况,同时对于提高医学听的能力十分有帮助。
    2. 观摩学习实验室技能操作:作为一个临床医生20多年,虽然曾经做研究生时做过一些实验,但毕竟已经远离很久,而且现代分子生理研究日新月异,所以需要学习的还很多。主动向实验室的博士后,实验员学习。通过学习,能够独立完成组织DNA提取和PCR,Genotype等实验室工作,同时观摩了GLP-1的免疫分析,胰岛细胞的灌洗,葡萄糖钳夹实验。并同实验室主管副主任讨论了实验室质控的相关知识。
    3. 技能培训:完成了杜克病历系统(Maestro Care Online Training),ICD-10,杜克人体研究培训(Duke Human Research Training)和胰岛素泵的培训,并取得相应的合格证书。
    4. 临床工作:每周参加2次门诊工作,一次为每周四上午的肥胖门诊,跟随我的导师Dr.Tong,为杜克代谢减重手术中心(Duke Center     Metabolic &Weight Loss Surgery),患者多为肥胖合并相关并发症,拟定行代谢减重手术。每一周的患者数量在3-8个,重点熟悉了肥胖的代谢手术的适应症,禁忌症,术后随访;代谢手术后低血糖的诊治;维生素D缺乏的诊断,治疗和随访。另外一次为杜克诊所(Duke Clinic)的为内分泌科住院患者随访门诊(endo hospital follow up clinic),跟随内分泌及实验室主任Dr.D'Alessio,每一次有一到三个fellow辅助D'Alessio教授工作。患者均为住院后出院不久者,为了平稳过渡到社区,在这个专门的门诊随访。每周患者10-18个,以糖尿病接受胰岛素注射的患者比较多,也有部分是胰岛素泵治疗的患者,还有部分是其他内分泌疾病如甲状腺,垂体,肾上腺疾病。对于这些平时相对比较熟悉的疾病患者,对美国的诊治流程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同时和美国的同行有了深入的交流。另外每周参加病例讨论会二次(内分泌科科室内部和癌症中心组织多学科病例讨论会),fellow lecture一次,每月一次的杂志俱乐部。在后期经过努力参加了内分泌住院部工作一周。感触特别深的是美国医生,特别是年轻医生,阅读很多的相关文献,爱思考,在讨论会上发言积极,侃侃而谈。多学科联合病例讨论会和杂志俱乐部很值得借鉴,前者以疾病为中心,多学科的联合诊治,能够制定出更适合患者病情的最佳方案,是大趋势;后者以一个主题为切入点,更有利于对于一个专题给予充分的文献复习而取得共识。住院部的工作,虽然我只一个星期的机会,但是对于美国内分泌科住院部的模式得以了解,大门诊,无独立的住院部,是美国内分泌科的一般模式,许多大型的医院都是如此,其实也是内分泌科合适的模式,因为内分泌科的疾病,大部分都可以在门诊解决,同时因为内分泌科急症需要住院治疗的很少,大部分都是因为合并其他学科的情况住院,但是需要内分泌科协助治疗。所以在美国,内分泌科住院部的服务都是以专业组会诊的方式进行的。以大内科为主导,完善的多学科诊治模式,使得内科的住院患者得到全面有序的诊治。内分泌科有一套自己的诊治流程如糖尿病患者手术前后的血糖监测和药物调整;胰岛素泵的治疗流程;带泵患者急诊或择期手术前后的治疗流程等等,给我感触十分深。
    5.科研设计:通过向导师及其团队的学习,对于科研设计的切入点和设计方法等有了明显的提高,研究方向不断调整。导师近来的研究课题之一是代谢减重手术后低血糖的机制,导师在我未到美国之前是给予我这样的课题,但是后来考虑到这种病例以后要做下去比较困难,因为目前中国进行代谢减重手术的患者还不是很多。开始曾经考虑过单独餐后血糖患者的葡萄糖代谢的研究,中西方的胰岛和葡萄糖代谢,肠道激素的研究,但由于课题过于大而宽,所以经过不断的查找文献,研究中西方的差别是十分有意义的,但需要落实到一个具体的点,最后认为落实到肥胖亚型的研究十分的好,一方面目前中西方的数据都缺乏,而且中西方在肥胖亚型本身存在差异,所以从肥胖亚型着手,应该是研究中西方胰岛素敏感性和抵抗的一个很好的切入点。而把肥胖亚型同我们传统的医学结合在一起,是具有独创性的。目前独立设计了课题:正常体重的初发糖尿病患者中医体质的研究,已经完成前期设计,并在科室开始收集病例。为下一步的研究做好坚实的第一步。
    6.糖尿病教育:对于美国糖尿病教育情况从门诊,住院部和新型教育模式如电话,互联网和虚拟世界等均逐一了解,并跟随糖尿病教育护士从事门诊工作。对于糖尿病自我管理的虚拟网络系统与杜克护理学院的教授们进行了深入的沟通交流,初步达成联合申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意愿。
    7.合作:如上述,就糖尿病自我管理方面,初步达成通过联合申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获取经费,然后将该系统引进中国,获取适合中国国情的虚拟世界的糖尿病教育系统,成为进行科研和糖尿病教育的重要工具。同时与导师的研究团队达成长期科研和临床互访的意向。
    8.积极参与学校,团队,民间的各种文化,艺术等活动,对美国文化,社会全方位的认识和了解,长了见识,开了眼界,提升了个人素质,也收获了许多的友谊。
    9.下一步打算: 学科建设理清思路,以发展亚专业为主线,引导人才的成长和科室研究方向的形成;规范诊治和科室管理,制定科室的相关疾病诊治流程和科室管理规范;促进医院组建甲状腺多学科诊治中心;在临床开展3C胰岛素泵的临床运用;向医院提交内分泌门诊设置的新构想;按照合作意向开展基金申报,定期互访,科研合作等。

分享到:
已有参与评论
  •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昵 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