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动态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国际交流

一份沉甸甸的信任

来源:本站   编辑日期:2016-08-25   点击次数:

 

——记中国援巴新医疗队一次儿童脑外科手术

                 

    2016523日一大早,中国援巴新医疗队员脑外科大夫朱贤富拖着还有些乏力的身体,和队友们站在驻地院子里等着上班的交通车。朱大夫是这次医疗队7个感染登革热的队员中,最后1个发病的队员。他断断续续高热好几天,人瘦了一大圈。昨天他刚刚确诊登革热康复,今天就要赶着去莫港总医院上班。队友们劝他再多休息两天,朱大夫摇摇头说:“病了这么多天,科里的病人不知道又有多少。万一有急症,我还是早去安心。”原来,受援国巴新仅有2位脑外科大夫,1位在马当医院工作,另1位女医生正跟随朱医生在莫港总医院学习脑外科手术。平时接到疑难险症都是由朱医生处理,或指导当地医生处理。朱医生这一病好几天,科里的工作自然就停摆了。

朱医生走进脑外科,科室同事们都高兴地迎上来,欢迎大病初愈的中国同事重返工作岗位,关切地询问康复情况。朱医生被异国同事们的关心和友谊深深地打动。这时,朱医生留意到有一对当地男女站在他的办公室门口,不停地往里张望,神色焦急,似乎找他有事。朱医生急忙走上前,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两个人立马像连环炮一样地问:“您是中国脑外科专家吗?您是朱大夫吗?您到哪里去了?我们来找了您好多天。”不等朱医生开口回答,两人又激动地说:“终于找到您啦!感谢上帝,我们的孩子有救了!”原来两人来自GulfKaintiba一个偏僻的小乡村。2016225日,妻子Ruth Augustine22岁)在家初产分娩一男婴,但产后大出血行子宫全切术。非常不幸,新生儿Dalten出生时头部就有1个鸽子蛋大小膨出,膨出随着时间以惊人的速度迅速长大。夫妻俩心急如焚,听说首都莫港总医院有中国医生能做脑外科手术救他们的儿子,两人立即动身,千里迢迢赶来向中国医疗队求医。不巧的是,刚碰上朱医生感染登革热无法上班,夫妻俩只好忐忑不安地在医院苦等了好几天。

夫妻俩把背着的孩子解下来给朱医生看:4个月大的患儿头部左侧颞部膨出一个几乎与其头颅一样大小的包块,导致孩子面部严重变形。凭着多年临床工作经验,朱医生立马诊断这极可能是一例典型的幼儿颞部脑膨出。脑膨出是一种先天性疾病,脑组织膨出颅腔,如不及时治疗,患儿智力和身体发育均会受到影响;如果膨出的脑组织过多,还会发生脑疝导致死亡。在国内工作条件下治疗颞部脑膨出的手术并不是特别难,但是在巴新莫港总医院相对有限的脑外科手术设备和医疗环境下,这个手术难度和风险成倍地增长。看见朱医生沉吟不语,夫妻俩生怕朱医生会像其他医生一样拒绝为孩子手术,着急地说:“请您千万要救救孩子!我们不能没有孩子呀!中国医疗队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看着夫妻俩充满信任的热切目光,朱医生决定无论如何不能辜负这对异国夫妻对中国医疗队这份沉甸甸的信任。

朱医生立刻邀请队友放射科大夫项劲驰、骨科大夫何盛江共同对患儿进行了一次会诊。会诊意见:一是目前患儿头颅CT显示仅有少量的脑组织膨出,此时是进行手术的最佳时期,应在短期内安排手术;二是患儿仅4个月,且颅骨缺损面积有4*4CM较大,因此无法取自体骨进行修补,现阶段治疗只能用组织和丝线加固颅骨缺损处,减少脑组织膨出,若仍有膨出待其三岁左右再行修补;三是受多因素影响,手术易出现各种并发症导致患儿死亡,手术大夫应与家属充分沟通,征得家属理解。    

朱医生详细向患儿父母介绍了病情,手术以及可能的风险。夫妻两人认为中国医生是孩子唯一的希望,他们愿意接受上帝的安排。得到患儿父母的同意后,朱医生决定第二天手术,他立马带着助手与医院有关科室沟通,确保手术保障措施到位。但是当地工作条件有限,还有很多工作需要朱医生在不可能的条件下创造出可能。

524日上午,患儿被推进严阵以待的手术室,朱医生胸有成竹、有条不紊地开始手术。只见朱医生用手术巾自制头圈解决了没有三顶头架不好摆体位的问题;双击电凝和朱医生自制滴水器一起使用,很好解决了粘连问题;没有人工硬膜,朱医生就术中取患儿筋膜替代缝补。在巴新做脑外科手术,一直没有脑棉和止血纱等必要耗材,朱医生就用自己缝制的纱布替代脑棉,而缺乏止血纱则只能止血慢一点,更耐心一点。手术历时五个半小时,进行得十分顺利,术中出血仅有10ml左右。此次手术成功给予分离硬膜,密集缝合硬膜不漏水,并用筋膜反复修补,外用丝线井字形加固,后皮瓣塑形,缝合。当朱医生拖着疲惫的步伐走出手术室,迎接他的是患儿父母激动的泪光和医院同事们的掌声和赞扬声!

患儿术后恢复良好,生命安全得到了保障。3个月后,朱医生还将为他再次手术加固。孩子12岁时需再次手术方能痊愈。出院时,孩子的父母抱着和以前判若两人的漂亮宝宝向朱医生道别,并请求与朱医生合影留念,说是要让孩子记住是中国医生救了他。告别时,孩子的父母紧紧握着朱医生的手说:“Chinese doctors are sent by God to save my son. We love China!(上帝派中国医生来拯救我的儿子。我们爱中国!)

分享到:
已有参与评论
  •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昵 称    

    
     
        
     
更多>>中心动态
免责声明
1、本站原创内容归本站所有,转载请注明出自本站,否则本站保留相关追究权利。
2、本网所提供之相关讯息.并不代表本网立场.仅提供参考说明之用.并不能视作医疗意见.任何健康问题应谘询专业的医师。
3、本站内容来自网络公开讯息及网友提供的部分,其文字图片相关版权皆属原该公司或网站所有,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医药卫生人才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 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