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文章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

陈竺:中国的卫生费用占GDP比重仅5.1% 占比太低

来源:本站   编辑日期:2013-02-22   点击次数:

  2012年夏季达沃斯9月11-13日在天津举行,会议主题为“塑造未来经济”,中国卫生部部长陈竺在可持续的卫生体系分论坛上表示,中国的卫生费用占GDP比重仅为5.1%,不但低于高收入国家(平均8.1%),而且比低收入国家的比重还要低(平均6.2%)。而与中国同在金砖国家中的巴西和印度分别达到了9%和8.9%。陈竺称,中国卫生费占GDP比重还有相当的增长空间。
卫生总费用偏低,个人支出在医疗支出中的比例偏高,这是我国医疗卫生体系常常为人诟病之处。
据媒体报道,中国曾经经历了个人支付比例急剧上升的过程。1980年,这一比例仅为21.2%,但此后逐年上升,到2000年达到历史峰值,即59.0%。这一数字远高于发达国家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其原因在于,居民缺乏比较有效的费用风险共担机制及制度保障,这也被认为是“看病贵”的原因之一。近年来,随着医疗保险覆盖面的扩大,这一比例逐年下降。2009年,中国个人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用比例为37.5%。但这一比例仍然偏高。
据公开报道,卫生部8月17日发布的《“健康中国2020战略研究报告”》提出,2020年中国人的主要健康指标要基本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到2020年卫生总费用将占GDP比重6.5%~7%。”卫生部部长陈竺在代表编委会介绍报告内容时表示,“履行政府职责,加大健康投入,以保障健康中国2020战略目标的实现。”
以下是文字实录:
陈竺:尊敬的各位代表,女士们,先生们,我非常荣幸受邀参加2012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刚才主持人问了一个很好的问题,我想给大家介绍三个方面的内容,有关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改革发发展。
首先,中国正在大力推进的本轮医改的理念和进展。2009年3月,中国政府颁发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标志着中国新一轮医改全面启动,这一轮医改的总体目标是建立健全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为群众提供安全、有效、方便、价廉的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三年来,中国政府坚持把基本医疗卫生制度作为公共产品向全民提供的基本理念,统筹协调,攻坚克难,推动五个方面的重点几个,如期全面完成了三年医改的各项任务。
我向大家报告一下有关的成效。一是国民健康指标继续改善,孕产妇死亡率从十万分之三十四点二下降到十万分之二十六点一,也就是和2008年相比,婴儿死亡率从千分之14.9,下降到千分之12.1,应该说中国也为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二是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基本建立,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基本医疗保障安全网,特别是覆盖8.3亿农民的新型合作医疗已经形成了很好的制度。
三是卫生资源配置和利用更加优化,公共财政投入向基层农村和公共卫生倾斜,城乡和地区间卫生发展和健康水平的差距逐步缩小。
四是卫生投资结构趋向合理,健康公平性逐步改善,卫生总费用中个人卫生支出比重由2008年的40.4%下降到了2011年的34.9%。根据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和医疗卫生服务性质,本轮医改中国政府坚持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的基本原则,基本医疗服务是保障全体居民,特别是低收入人群,政府承担着义不容辞的主体责任,非基本医疗服务主要目的是满足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医疗保健需求,由市场和社会资本发挥主要作用。
随着经济发展水平和财政保障能力的提高,基本医疗服务的范围也将逐步扩大。从今年来的趋势看,传统的医疗保健业,如医疗服务业,生物医药产业,医疗保险业方兴未艾,新兴的医疗保健产业如老年照护、医疗旅游、休闲保健等行业开始蓬勃发展,在国际上卫生行业在很多发达国家已经成为主要的产业部门,中国也是如此,有研究测算,按国际每千人口医疗服务人员的标准,中国尚需增加医师、护士等就业岗位1200多万个,可见医疗保健行业辐射带动产业广,吸纳就业人数多,拉动消费的作用大,不仅是维护居民健康,提高人力资本的重要手段,也是保增长,调结构的重要措施和有效途径,是未来经济新的增长点和重要的支柱性行业。
从国际趋势看,总体而言,随着国家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重也在不断增高。2010年低收入国家卫生总费用占GDP的平均比重为6.2%,高收入国家该比重平均为8.1%,金砖国家中巴西和印度该比重分别为9%和8.9%,中国目前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重仅为5.1%,这时间中国还有相当长的增长空间。
最后,我想说在这个互相依赖的全球经济中,我们需要携手合作,共创繁荣美好的未来,我愿意借本次论坛的机会提出以下观点:
一、中国的经济环境是开放的,中国的卫生产业政策更是开放的,中国卫生行业主管部门欢迎民营资本和外资企业参与卫生相关产业发展。
最近,卫生部印发《关于做好区域卫生规划和医疗机构设置规划,促进非公立医疗机构发展的通知》,明确提出要进一步拓宽社会资本办医的准入范围,要给非公立医疗机构留出足够的发展空间,鼓励社会力量,以及境外投资者举办医疗机构。
二是在满足高端卫生服务需求的同时,也要注意提供高质量低成本,广覆盖的产品。除了高端医疗服务需求外,其他市场的规模同样很大,在这方面的灵活性和敏锐性非常重要,我这句话特别是说给跨国公司的朋友听的。
三是中国生物医药产业前景广阔,随着医改推进和居民需求不断释放,对于临床应用量大,使用面广,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急需的先进实用技术需求将会越来越大。可以预见,未来医改的推动将极大的促进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械行业的发展。
四是满足多样化需修的商业健康保险业大有可为。国家应制定落实税收等相应优惠政策,鼓励企业和个人参加商业保险及多种形式的补充保险。
五是新型医疗保健产业发展潜力巨大,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快,长期医疗护理,康复促进,心理关怀等老年照护服务需求越来越大。此外,依托中国丰富的中医药传统优势在健康管理、康复养生等领域也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朋友们,美国著名经济学家保罗·皮尔泽预测,新型的医疗保健产业将成为既IT产业之后的全球财富第五波,中国卫生行业发展前景广阔,我们衷心欢迎社会资本,包括外资参与卫生及相关领域。
在这里,我想特别呼吁民族资本更多的参与到这一新兴市场中来,中国政府也将为医疗保健行业发展提供全方位支持,目前中国国民经济核算按行业大类进行统计,卫生及相关行业的增加值还难以完全细分和统计出来,中国政府将推动建立卫生行业GDP卫星核算体系,全面反映卫生及相关行业对国民经济发展的贡献。
我们还将根据人民群众需求和行业发展需要,加大护理人员、营养师和心理咨询师等卫生人员的培养力度,为卫生行业快速发展提供充足的人力资源和保障。
我相信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我们一定能促进卫生保健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最终让人民群众获得更多更好的卫生服务。谢谢大家。

分享到:
已有参与评论
  •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昵 称